欢迎访问:大香蕉伊人影院在线8-av大香蕉伊人影院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让你怀我的种

让你怀我的种

雪奈被绑手脚,坐在後座,旁边坐着八田,拉着绳子。男人要她不可出声,不可乱来,作为此次的条件。那天早晨,跟往常一样,被男人侵犯过後,又被八田强迫喝下他的精液,现在口中依然残留着馀味,虽然肉体极为疲累,但是只要想可以看到自己的家,雪奈就精神振奋不已。
  每月一次的月经,已过了四个月之久,而居然也没有怀孕的迹象,实可谓奇迹。星期天市内的道路比较空。男人一边问着雪奈,一边慢慢地开着车子,越靠近家时,男人有些紧张。「那边的路灯向左转。」转个弯,左边纯和式的房子就是雪奈的家。当方向盘向左切换时,男人屏息着。「啊……我的家……」她转头看着车外,一瞬间就经过了。雪奈叹了一口气,往前方一看,只见右边的人行步道上,有一身材魁梧的老人牵着一个幼儿。「啊……亲爱的……我的孩子……」她正准备叫,可是被八田堵住口,按倒在椅子上。现在可不能再粗心大意了……不过话说回来,看来还是体格不错的老大爷呢!」八田回头看说道。「请你们做做好事,让我回家吧……」「那种年龄了,是不能满足你的阴部的,所以比起来还是和我们在一起好,每天让你爽得腰都直不起来了,你不已经有好几次经验了吗?」雪奈在床上滚动,膝盖被压着。「你们……简直不是人……对我做那样残忍的事……」「这麽说,你很可怜罗?」或许是看到自己的家,丈夫和子孩的身影,使得她的心里更多了一层挂念,雪奈继续哀求着想要回家。
  「得再重新锻炼了,看来是看不破这红尘的样子。」八田讲着不痛不痒的说话。而男人也没想放雪奈走的意思,所以看来是已没有考虑的馀地了。回到了公寓之後,雪奈很快被剥得精光,绑在天井的挂勾上,套好了绳子。原谅我吧……别再虐待我了┅「喂……让我来,我来使用鞭子看看,由我来好好训练这娘们!」八田从男人手上拿走鞭子。「不……不要……不要用那东西打我……噢……」还没说完,屁股就被打了下去,雪奈只觉好像皮肉要裂的痛。「声音真不错,让我的心情爽透了。」皮革的声音让八田打得更起劲了。「呜……饶了我吧……」无论雪奈怎求饶,八田一点也不留情,被吊着的同体在半空中被鞭打得晃来晃去。
  「不……不要了……」背部、屁股、乳房及肚子布满了鞭痕,肌肉也肿了起来。
  但是八田仍然没有住手,疯狂地鞭打着。不知是雪奈先失去了知觉,还是八田累了倒在沙发上,男人把雪奈松了绑,放下在床上。
  「真可怜,被打得这样……」一当脸颊碰触到湿毛巾及男人的唇,雪奈才恢复了意识。「你醒了吗?别再说什麽要回家之类的话,知道吗?」「我知道了……对不起……」雪奈虽已苏醒,但全身软绵绵地没有一丝力气,被鞭打得通红的身体隐隐作痛,全身如火燃烧般的,连男人拉开她股间,也一丝反抗的力量也没有了。「还好,没有打在你的阴部呢!这里如果不能使用,我看你连一分钱也不值了。」雪奈的股间因失禁,尿水沾污了四周。男人专心地舔舐着,他用手指拨开阴唇,仔细地翻弄,舌头亲吻着。「啊……」雪奈受到刺激,眼睛睁了开来,开始喘着气。正因为全身的鞭痕的疼痛,此时性器官被舐的快感,让雪奈缓缓吐了一口气。「啊……」阴道口受到了抚弄,开始流出透明的液体,子宫的气味也更浓。「呜……好舒服……」雪奈不由得叫了出来,羞怯地扭动着身子。「我又舐你的阴部,又咬你的乳房,你还是较喜欢的,所以我们两人才是最佳拍档!乾脆你怀我的种吧,我让你怀孕如何?」
  八田一边喝着啤酒润润喉,一边看着他们两人说着玩话,但是「怀孕」这字眼,对男人和雪奈而言,却有着非比寻常的意味。对雪奈而言,怀孕当然是一件大事,而男人则认为雪奈是属於自己的,当然应该是怀自己的种。「说得也是,你倒提醒了我,我该早点来做……」男人从雪奈股间抬起脸,把身体压在雪奈的身上。「不……不要……我已有丈夫及小孩了……」她想挪开压在自己身上面的男人,可是却一点也使不上力。「好吧,我就注入我的种子,让你生下我的孩子,这样你就会心甘情愿留下来照顾我了……」男人说着一面揉搓她的阴部。「啊……我不要怀孕。」她的心里现出刚才在路上瞥见丈夫的身影,所以无论怎样说,她也不愿生下其他男人的孩子。(救我,亲爱的……)雪奈在心里呐喊,她对自己的无能感到可悲而哭泣。「你是为了我要让你怀孕而高兴得哭了起来是吗?」男人用手指拭去雪奈的泪水,然後把舌头伸进雪奈的口中搅弄着。「啊……不要……这样不行的……」「要出来了吗?太快了吧!」「啊……啊……」雪奈的蜜汁不断地涌出,身体大力地摇晃着。「啊……要出来了……要冲到顶点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雪奈的肉体再一次地达到了兴奋的高峰。
  雪奈每日排泄,仍然是固定到晚上的公园的草丛边,没有人的空地的角落去解决。男人和八田一起,每晚总在不一样地方,两个人在一起可比较有个防备,以防雪奈逃跑。「在外面排泄,好像是狗或猫一样,请让我在厕所好吗?」雪奈已经哀求过很多次,可是他们一点也没听。八田虽然觉得这样有暴露身份的危险,可是他认为这是好事,反而鼓吹男人继续。那个夜里,是第一次去的那个公园。
  离公寓车程约有三十分钟,一个十分有名的公园。跟往常一样,雪奈被系在草丛中一棵树干上,绳结绑在树枝上。「如果好了就摇铃,好吗?」在雪奈的手边的绳子安置了一个铃当,男人则在车旁边等候。「嗯嗯嗯……」在草地上排便,不知何时已成习惯。可是那却是违反自然人的习惯,令人实在无法忍受。不过一天只有这麽一次机会,所以非得习惯不可,小便从股间流出来。
  在黑暗中,雪奈的脸都通红了,一瞬间已堆成像一座可爱的小山似的。突然眼前的草丛里沙沙作响,雪奈不敢出声,此时出现在眼前的是一条中型的狗。「讨厌……」除了恐惧之外,还感到羞耻万分。「不……不可以……到那边去……」那条狗正在闻着雪奈的排泄物,雪奈正想要赶走它的当儿,它却开始吃了起来。
  「不要……不要……别吃……」眼前那一堆粪便居然已少了一半。「啊……走开……别吃……」狗注意到扭动身子羞耻万分的雪奈的屁股,居然舐起她的肛门。
  「讨厌……」狗那冰冷的鼻子和舌头的揽动,令雪奈害怕,铃声激烈地响起来。
  「怎麽啦!」男人察觉事态严重,飞奔而来。「终于有了效果了……哈哈哈!」八田并没有说出进一步的想法,只是一个人暗自窃喜所谓的效果。事实上,原来在二天前,他在雪奈的饮食里添加了狗饲料,所以连野狗都会跑过来,有令人竟想不到的效果出来现。「连狗也喜欢美人的大便呢!大概是觉得美人的大便很香吧?」「讨厌……别再说了……」男人一边为雪奈擦拭乾净,雪奈哭了出来。「狗的鼻子是很灵敏的,所以连它也知道美味的东西……」男人并不知道八田的诡计,他也很单纯的相信。
  「不要……那只狗怎麽办?」车里八田带着那条狗等着。「和大爷我一样没个住的地方,我想养它……」「可……可是……好脏……」「怎麽会?」「啊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我不要……」雪奈摇着头,表示不愿意。一想起草丛的事情,她觉得丢脸,恨不得立刻死去。八田确定那只狗是公狗之後,又开始计划着他的阴谋。中型的狗养在屋里,实在是很碍眼,但是谁也不敢向八田发一句牢骚。八田让狗经常处在饥饿状态,然後只给它吃少许的奶油。他在小碗里添了大概指头大小的奶油,狗总是把碗舐得乾乾净净。如此一来,狗只要闻到奶油味道就欣喜不已。八田抚摸着狗头说∶「乔治……改天请你吃大餐。」有天早上,雪奈的脚被绑在翻过桌面的桌脚边,阴部全涂上了奶油。「不……不要……这样不舒服……」被乔治那粗涩的舌头舐着的雪奈,她为这周遭的一切感到厌烦,不禁哀声大叫。「这样子倒有趣呢!雪奈……让狗舐着阴部……」男人在一旁拍手鼓掌,赞许着八田的做法,他似乎还未察觉到八田真正的诡计。
  「救我……请饶了我吧……我讨厌狗……」乔治的舌头,不论是多隐秘的地方、多狭窄的角落似乎都舐得到。乔治冰冷的鼻子凑了近来,它一闻到奶油的味道,就急忙用舌尖从头到尾舐得乾净。「要不要再来一碗啊?……好……好……」八田又再度把奶油涂在雪奈的阴部,这次还把奶油涂在阴部的肉缝里。空腹的乔治,把鼻头插入雪奈的阴丘上,「叭啦叭啦」地打舌鼓,津津有味地舔着。「不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」狗的舌头似乎很适宜舐着女人的阴部,柔软又有弹性,雪奈即使想要关闭阴道口,不由得又会打开来。「啊……别这样……讨厌……涂在阴部的奶油,一下子就被狗灵活的舌头舐个乾乾净净的,不久就舔雪奈那里透明的粘液。
  「啊……请停止了……呜……」奶油舐完了之後,乔治仍继续舐着雪奈的阴部,它似乎也很喜欢那黏稠稠的蜜汁。或许人类的女人也像动物的雌性分泌一样体液也说不定,乔治一边闻着雪奈分泌出来的蜜汁的味道,它的股间竟也产生了变化。它吃饱了奶油後,现正以雪奈为交尾的对象。「呜……不要……不要这样……」讨厌的狗的粗涩的舌头,现在正在刺激雪奈的性感带。狗的敏感度及带给人的快感,比起被男人舐感觉一点也不逊色,雪奈竟不自觉地扭动着腰。「别这……不要……」乔治因拥有公狗的本能,它也察觉蜜汁分泌出来的阴道口就是用来交尾的器官,它把舌头深深地插了进去。「这只狗是不是很奇怪?」男人津津有味地在观看,他注意到乔治股间的变化而喃喃自语。用舌头玩弄雪奈的股间,这点男人还可容忍,可是不允许自己所坚持爱恋的阴部让它与狗结合。「你就让狗去发挥自己的本能吧!不然你怎麽知道事情的有趣呢?」「不行,雪奈的阴部是神圣的,怎麽可以和狗来作!」雪奈并不知道狗股间的变化,听了二人的对话,才发现危机。(难道是……)「你说不行,但我要做,所以才捡这条狗,看看人类如何和狗交尾,这不是很有趣吗?」「可是雪奈的体内就会有狗的精液,那可麻烦。」但八田十分坚持,他瞪着男人,男人便低头不语。「不要……雪奈不要……我不要和狗……」雪奈哭泣着,摆动着身体∶「别这样……别让我和狗做……」
  可是此时乔治的舌头在那执拗地翻动,雪奈的阴部似要被贯穿,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感涌现出来,她的腰不停摆动着。「你看女人的腰不停地动着,她似乎也很想要,而且乔治那根也很硬了,就势在必行了……来……好好地看……」「拜托啦……别让雪奈作……」男人替雪奈求情。雪奈开始啜泣着。「来……插进去吧……乔治……快点……女人在哭泣了……」
  乔治似乎明白八田的话意,抬起脸来,翘起前肢,露出长长的那根。「不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要……」八田压着哀嚎的雪奈,乔治的阴茎前端插入了湿粘粘的阴道口。「不要……亲爱的……救我……不要……」雪奈向一旁低头不语、不忍见这幅景象的男人救助,「啊……呜……」可是此时狗的阴茎已插了进去。
  「别……别插进去……好可怕……」「啊……不要……」乔治翘着前肢,喘着气,摇动着腰。雪奈只觉子宫一阵地撞击,好像火烧一般。「呜……呜……」雪奈已忘了对象是只野狗,子宫的快感不断地袭击她的肉体,蜜汁不停地分泌出来,她发出像野兽般的叫声∶「啊……啊……要出来……啊……」不久寂静中,乔治也射精了。「……啊……我不要活了……」雪奈不断地哭泣着,肩膀发抖着,现居然让狗在自己体内射精,她的心里充满了绝望,她觉得已没脸再回到丈夫的身边了。「别这麽丧气啊……这可是很宝贵的经验呢!而且乔治好像也很喜欢你呢,我在屋子的角落做一个笼子,让你睡在一起……」八田说如此的话语,雪奈更加悲惨。八田的想法付诸实现了,雪奈越是哭着说不愿意,越是煽动着八田。高度有一公尺的木格笼子,无法在里面站立,雪奈只有间晚上睡觉时才和乔治一起进去。乔治没有任何的拘束,「晚上的散步」的例行公事虽没有了,但是要排泄在笼子里面的小箱子内,让人觉得更丢脸,而且是每天必做的苦差事。
  八田在雪奈的饮食里加了超过50%的狗饲料,雪奈完全没有察觉。他只能呆呆地望着她的排泄物被乔治一下子吃光光,而感到莫名奇妙。可是雪奈的苦难才刚开始。八田将雪奈的阴部涂满了蜂蜜,特别是阴部的内部。「今晚可要好好地疼,乔治准备把你当作是自己的新娘子呢……你应该感谢乔治……」然後涂完了奶油,八田把雪奈的手绑了起来。「来!屁股抬起来,让乔治舔……」八田打着雪奈的屁股催促着。「不要……讨厌……啊……让我休息一下……乔治……」八田一走出笼子,乔治马上就走了过来,它的鼻子嗅着涂满奶油的屁股,乔治用鼻子把雪奈的屁股抬上来,开始舐着。「别这样……别这样……」乔治的舌头工夫可说是一流的,就像深谙女人性器官的人类一样,雪奈无论多疲劳,却也会有着疯狂的反应。而事实上雪奈在白天连续被二个男人耗尽了精力後,已是累得无话可说。最近,连摆动腰部的力气都没有,更别说在房子走动了。现在再加上和乔治睡在一起,肉体的疲乏更明显了,脸不但没有了血色,脸颊整个都瘦削了。
  「啊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好丢脸……」对象虽是只狗,但雪奈已受不了这刺激,整个裸体抖动不停,纵然羞耻泄红了身上的肌肤,却抑制不住接踵而来的快感∶「啊……不行……不行……要出来了……」雪奈的身体不停地发,精疲力竭地倒在地上。违反了两个男人的期待,雪奈月经又来了。对雪奈而言是幸运的,可是二个男人却很希望让她怀孕。「我还以为这次她应该怀孕的……而且雪奈已经有一个小孩,应该也不是石女的……」现在雪奈的体内由於吸收了乔治的精液,所以贺尔蒙有了周期性变化,所以这次只要配合好受胎期间内努力一下,要让她怀孕,应该不是难事。「原来如此,而且她的年龄也不大,那麽我们就再加把劲再努力一次吧!」如果让雪奈怀孕,八田的计谋顺利的话,可以获得一笔钜款,届时他再独吞之後一走了之。雪奈哭着说没有月经,也是不久的事,已经过了一个礼拜。八田十分高兴,但是男人却很慎重。「再观察一阵子看看,现在还不能断定。」接着过了一个月仍然没有月经,而且开始出现怀孕的迹象,常常空着肚子就想呕吐,所以也停止了让她和乔治交尾。「终於命中,可是注意别让她流产了。」可是两人看到雪奈的裸身,也顾不要克制性事,仍然忍耐不住的要和雪奈做爱。
  「啊……别这样,我觉得身体不舒服……」八田不顾雪奈的哀求,仍然压倒在她身上。「喂,可别太莽撞了,现在可说是很重要的时刻,大家都得注意。」男人说着。等到八田完事後,他观察着雪奈的性器官的变化∶「你以前有生过小孩,所以你应知道,这次是否有确实是怀孕了。」「……对……」雪奈羞怯地让男人看着乳房。「……乳房……乳头变大了……而乳晕也变黑了……」「那阴部那里有什麽变化?」男人睡在一旁,抚摸着她的阴部。「那里……我怎麽知道……」雪奈扭曲着身子,脸都红了起来。「哪有不知道的道理?每日被我们这样侮辱一定感觉得到的,你老实说。」「……觉得……全体好像肿了起来。」「是吗?
  既然雪奈说阴部肿了起来……那我来确定一下。」男人身体滑落至雪奈的股间,拉开膝盖,自己则蹲着开始观察起来。「……好丢脸……」男人发现雪奈的阴部正流出八田的精液,男人仔细地用卫生纸擦拭,然後慢慢地看着性器官的变化。
  阴蒂倒是没有多大的改变,但是阴道变得更膨胀,更柔软,而小阴唇也看来较肥厚,据他看来,这应该是孕妇的特徵。
  「没错,确实是怀孕了,但是这是谁的种?」雪奈总在朦陇意识薄弱的时候被对方给凌辱了,所以她自己也搞不清楚,唯一知道的是,这孩子是他们二个男人其中一个人了。「还是八田的呢?……还是两人都有?」「不是听说女人在受孕的一刹那,有知道是谁是种的本能吗?一定有心灵感应的吧!」「虽这麽说……可是次数大多了……」雪奈不好意思地说出次数多的话,羞得低下头。「这有什麽好争的,谁的种还不是一样?」八田只要让雪奈怀孕就得逞了,他对男人执着於这个问题感到可笑。「我要让雪奈怀我的孩子,所以非得怀我的种不可。」「你要让她生下来?」「不……不要……我已经有丈夫和小孩了……我不要生下别人的孩子,别让我生下来……让我去堕胎吧……」雪奈哽咽声音哭诉着。「好了……我们两人也别太心急了……现在也还不是很确定怀孕了,而且距离生产还有好几个月,现在实在言之过早了,再观察一阵子看看吧!」被八田这样一说,男人觉得颇有道理,他开始由身後插入阴茎至雪奈的阴部内,那里已湿润了一大片。
  「怀孕期的性行为,是最安全不过了。」「嗯!这我也听过,不过今後可得小心点……」八田从雪奈的正面看两人的媾合。「啊……别看……啊……别这样……不要……啊啊……呜……」雪奈的呼吸急促起来,阴蒂好像被剥了一层皮似的,令她不由得叫出声来。「啊……不行了……不要……」现在的雪奈已顾不得自己是怀孕的身份,她只觉得男人的指头像天使一般,散播着无止境的快感,在阴蒂上面优雅地跳舞。「要出来了……啊……亲爱的……呜……要出来了……」此时只见八田刺青的肌肤上也渗着汗水,他靠近雪奈,也开始准备脱下他的六尺裤。雪奈的肚子渐渐地大了,虽然还没有让医师诊断过,不过凭肚子膨胀的情形看来,大概有三、四个月的身孕了。呕吐的现象慢慢减少了,或许是胎儿在母体已安定下来,雪奈的肌肤开始又回复了光泽,白里透红的细致柔嫩。
  随着乳房的膨胀,乳晕也跟着变大,而且颜色也变得较浓黑,即使如此,仍然每日都被贪婪地吸吮着。「你还没有确定是怀着谁的孩子吗?作为女人应该有那种直觉才对……」男人由身後刺穿着雪奈的肉体,一边抚摸着她日渐突出的腹部,一边执着的询问。「……对不起……我实在没有注意到……」即使男人自私地让她怀孕,雪奈仍然老老实实的向男人道歉。「干嘛那麽想不开,反正是我们两人的孩子就是啦……」八田说话了。「开玩笑,我只想要我和雪奈的孩子,怀着我的种,从雪奈的阴部生出来的孩子。」「啊……怎麽说那样下流的话,讨厌……」「我们这些为雪奈的阴部疯狂的男人,让我再尝尝那阴部的美妙滋味吧!」男人将雪奈阴部擦拭乾净,把湿透脏卫生纸扔到纸屑笼去,不久房间即弥漫一股淫臭的味道,於是男人把她移到沙发上去。
  「现在这样的身体……请饶了我吧……」现在怀孕的月数增加,体型也日渐硕大,而孕妇可能也是为了那种体型而觉得有羞怯,但是那样反而令人觉得别有一股妩媚的韵味存在。「这样体型看来格外可爱呢!而且怀孕的女人体温高,所以阴部也是火热,那种柔软的肉壁的触感,令人不由得食欲大振,哈哈哈……」八田望着躺在沙发上的雪奈,开始脱裤子,只见那根特大肉棒出现眼前,令雪奈震惊不巳……(……啊……真恐怖……还是那样大……)由於刚才才从雪奈的体内拔出,上面仍沾满了他的淫臭及她的粘液。雪奈闭着眼睛凑上了唇,鼻间充满了男人的体味及子宫的味道,还有些薄薄的盐味。「用心侍候我呀,或许你肚子怀的就是我的种呢!」为了不刺激坐在椅上的男人,八田低声说道。虽然这本是理所当然的事,可是由八田的口中说出,雪奈更觉得寒心。看到八田大腿刺青,更使雪奈无比恐惧,她祈祷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八田的,那可没有什麽好胎教。
  「怎麽啦,一副很厌恶的样子?你要侍候人,像这样子。」八田把她的头压下去,雪奈的喉间只觉一根硕大的东西塞进来。她没办法喘息,也无法出声,泪流满面,痛苦不已。「知道吗?手拉起来……像这样!」终於口中那根粗大的东西离开了,雪奈那被拖着,背对着沙发旁。「肚子渐渐大了,用这种姿势应该比较容易。」她的手被放在沙发上,屁股朝後,对雪奈而言,无论多简单的方法都是一种折磨,可是她连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。雪奈只觉得硕大龟头往她的体内进攻着。「呜……」八田慢慢地使上力气,雪奈不久也忍不住呻吟了起来。「啊……啊……」「又有了那种感觉是吗?嘴巴说累死了,可稍微被我侮辱一下就变得这样淫荡,真是个荡妇……」不让雪奈有一丝喘息的机会,八田继续加强了力量,激烈地摆动着腰。「啊……啊……要出来了……」达到高潮的同时,八田也射出滚热白浊的精液,雪奈大声地哀叫着。
  「那女人肚子怀的孩子不是你的,好像是我的……」「什麽?」在雪奈的肚子日渐胀大的五、六个月後的时候的某一天,八田对男人小声地说∶「那女人向我坦白的……」「那我要确定一下。」「她不会对你说的,怎麽说得出口?」「那为什麽会向你说?」「我也是一直逼问她啊……她才告诉我,当我射入的那一刻,她有感应,而我计算天数也合。可是因为你太期待了,所以她不敢对你说。」男人呆住了,他并不知道这是八田的奸计,心里开始恨着雪奈。(这臭娘们……)八田奸笑着,他向男人耳语∶「来……我有个好计划……」八田说道,香港方面有专门在收买怀孕的女人,然後再卖到世界各地去,在怀孕五、六个月时的孕妇可以卖到最好的价钱,雪奈就最适合不过了。当然我们二人三七分帐,我得三分就好了。男人十分气愤,为了报复,也不加思索地说道∶「那就拜托你了!」声音有些发抖。第二天一大早就出去的八田,一直到很晚才回来。
  「好消息,明天有船来,我们用车载到那附近的渔港。」这是个没有名的小渔港,被装在纸箱里的雪奈,在黑暗中被带到预定的船上来,八田领着她,来到船长室。船长是个金发碧眼的北欧人,看来十分好色,他一见雪奈,就用那别脚的日语说道∶「很漂亮嘛,让我看看身体。」八田很快把雪奈剥得精光,八田向船长说明,她已怀孕六个月,是个良家妇女,船长满意地点头,交涉价钱时,居然只卖到八田预算的半价不到,八田悻悻地离开。「雪奈来这里!你想回日本吗?
  有个法子,你做我的女人!」雪奈每夜传来悲痛的叫声。十天後,从香港出港的船长室里,没有人发现雪奈的踪影。
  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娇女悲鸣 下一篇:公共廁所強暴高中女學生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